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我在车上把第一次细节 28岁的我在车上把第一次献给陌生人

2020-09-02 11:00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我在车上把第一次细节 28岁的我在车上把第一次献给陌生人

  “下午的时候,可以陪我逃次课吗?”在楼道里,他对我说。声音很轻,但我听得很清楚,他一字一顿的,把那串声音截成一段一段的,每一段都像颗调皮的珍珠,在这空旷的楼道里满跳着,发出的声音不住得敲打着我的耳膜。

  “逃——课?”我轻轻重复了他说出的这个词,感到很不可思议,甚至看来可笑。但我知道,他是很认真的,因为他一脸严肃,因为他不开玩笑,我甚至连他的笑也不曾见过。

  我不敢抬头看他,我怕我会跌倒在他眼里,那里满是火,会烧伤我的。我的头低得更厉害了,下巴都塞到了我毛衣的圆领里了,还触到了我的锁骨。作为一个外人看来成绩好得不得了女孩子,而且是文文静静的那种,逃课!我向来不屑,更不会细细地去想一下。但我迟疑了,心里不停地翻搅着,逃课?去哪儿?做什么?

  他的声音再次袭来,“可以吗?就这一次!”他的语气里竟含着哀求。

  我仍未答复,目光锁着手里抱着的作业本,我感到眼睛胀了些。

  “可以吗?”他又说。

  他总是这样奇怪,在我看来,但我知道的,他无论做什么,都是有目的的。

  我鼓起勇气抬起头,发现他眼睛里似乎有数不尽的丝状物,它们还喷发出来,把我浑身缠得死死的。

  哦,我爱他。

  我妥协了,点了点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唐突,竟做出了这个令所有人感到震惊的事。哦,也不对,他似乎预料到了,他笑了,大大的眼睛弯了一弯,嘴角也向上扬了扬。他竟笑了,笑得多好看啊,就像是刚刚开放的水仙花一样好看。

  (2)

  他似乎对窗台上的那盆水仙很感兴趣。那盆水仙是我前一周在花市买的,上学的时候恰巧路过那里,那株水仙很可怜,它被花农标上了极低的价格,并且被丢在一三轮车的一角。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买下了它,还买了个白色的花盆,是塑料的。在盆里加了些水,放上几块我精心挑选的鹅卵石,这也便是那水仙的家了。水刚刚好,浅浅的没过了水仙下面那肥胖的根块。我把这盆称得上真正似的水仙安置在教室的一个窗台上,每天都很用心的照顾它。当这盆水仙迸发着生命力,并成功的开出第一朵花的时候,他从外校转到了我们这,安排到了我们班,并且就做在那个窗台边,距离水仙很近。很多同学搞不明白,为什么都到了学期末还转学,有人去试着问他,他不说话,对人似乎不太友好。同学们也感到干干的。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