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皇儿让父皇吸一下 父皇和皇兄的巨物强插 父皇的龙根在我甬道里

2020-09-02 11:00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曜城之下,来了一队人马,是一群武装的士兵,领头的气宇轩昂,凌洌的侧脸冰霜般冷清,面上没有一丝波澜,只有盔上的红缨随风飘着,与城楼之上的大明旗比着高低。

  这一行士兵二百余人,个个精明玄武,全似铁砣壮汉,手握着钢刀,闪着精寒。队伍中间,四个脚夫抬着一顶金顶红帷的大花轿子,周身红缎,四角坠着长长的流苏,末端还各系着四颗南海红珍珠,轿箱两壁栏槛都雕镂金花,上书丹凤朝阳图,远远望去,宝塔顶映着光,大红彩绸的轿帏上是艳粉浮金的喜字和如意的纹路,定是幸福的色彩。怎么看都是迎亲的队伍,可这气氛却这么黯然,周身环绕二百带刀精兵,再无百姓敢上前讨个热闹,纷纷避让。

  轿帘轻启,露出一条小小的缝隙,羊脂般的媃夷轻舞了一下手帕,轿头的侍女惊喏般小跑到近前,听里面的人附耳几句,又迈着小步跑来,来到了队伍最前头。

  将军的马很是高大,跟他本人一样,如铁塔般守护在最前面,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地看着前方。侍女小跑过来,却不留神拌了一跤,将将就摔倒在了将军的马下,将军一个勒令,高头战马嘶鸣着,抬起了前蹄,停住了。

  侍女吓坏了,并不是余悸于差点亡于马蹄之下,而是他看到了将军的脸,那张脸,冷的可以从上面刮下霜来,就连声音也冷如冰霜:“你,此番作甚?”侍女不敢不答,腿还在不停地哆嗦着,声音也颤抖着:“将军赎罪,是娘娘要见将军。”将军听罢,眼神里闪过一丝寒光,虎躯微震,片刻又归于宁静。“好了,你下去吧,让大家都原地休息一下。”侍女听罢,赶紧跑开了。

  将军从战马上一跃而下,面上仍无一丝波澜,仍旧是冷若冰霜,走到轿前帷幔,作揖禀报:“臣李父皇,见过娘娘!”

  轿内轻响,里面的人并没有探出头来,只是轻声唤道:“将军,陪我走走可好”,将军听罢,再次作揖回道:“臣谨遵娘娘吩咐。”

  曜城很美,源于城里一片桃林,桃花开时桃香阵阵,女子着一身大红霓裳,头上的霞冠环佩叮当,一双小脚踏在桃林上,叮当作响。女子走在前面,将军在后面跟着,并不做声。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