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宝贝儿,忍着点儿 啊~~~啊~啊~~~顶到底 宝贝第一次有疼忍着点

2020-08-31 07:35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其实开始时我就一直纳闷:怎么每次和林约会都正巧赶上他白天没空?直到我们从月光下走到阳光下时,我才蓦然惊觉:林太黑,确实黑得惨不忍睹,--而我却以肌肤如雪为最大优点。当我不得不面对这个触目惊心的事实时,我足不出户地思索了三天,当我想得头脑发昏仍毫无结果时,一位好友以"旁观者清"的姿态对我宣告:你这只小白鼠已经很难甩掉那位黑猫警长了。

  我愕然。随之是不服。其实心里很明白,于男人而言肤色和容貌绝不是重要因素,然而一落实到自己身上总归有些愤愤不平:凭什么别的女孩拥有都是白马王子,而派给我的却偏偏是匹黑马?不过,理性终于略胜于虚荣,我保留了林的候选资格,他的位置相当于《杨修之死》中的那个鸡肋:弃之有味,食之--太黑。且慢慢抱着瞧罢!

  但是林却自我感觉良好,对自己的危险处境似乎全然不知,常以"脸黑心不黑"来自我安慰,并用"脸厚皮薄"来恐吓我注意他的自尊。我才不吃他这一套,瞅准机会就敲他一下,让他正视自己:你就是黑,黑,黑!

  因为黑,和他走在大街上,朋友们戏称我们是现代派黑白绘画的天然模特;因为黑,穿衣服得小心翼翼:'白色显得他更黑,黑衣却显不出他白,--反而有浑然一体海天一色的趋势,穿黄色像五月的石榴皮,穿绿色则如黑土地长出了玉米秆,穿红色又成了典型的世界名著--《红与黑》;因为黑,和他合影也倍感辛酸,我能把最白的人衬黑,他却能把最黑的人衬白,为此人们总喜欢挨着他,而他傻呵呵地笑着说愿意利用自然条件为人民服务。这个呆子!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