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爷爷上我床要我 半夜看见爷爷奶奶在 妈妈不在小叔脱我衣服

2020-08-24 11:20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一个阴郁的冬日的傍晚,我独自坐在从东京开往横须贺市的列车上。站台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不时从远方传来的小狗的哀鸣声。所有的这一切都似乎非常适合我这时的心绪,我感到又累又困。两只手深深地插在口袋里,我甚至不想拿出刚刚买的晚报来。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列车启动的汽笛声。就在这时,我这第二等车厢的门“啪”地一声开了,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女孩急匆匆地冲了进来。这时车身“咣当”一下开始慢慢地移动。我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已坐在对面的小姑娘。

  这是一个相貌平平的乡下女孩儿。她那粗糙的面颊上微微流露出一点忧郁,红扑扑的,似乎她刚才一直在用手搓着脸。膝下放着一个大包,一双粗糙的手紧紧地抓住它,手里还攥着一张三等车厢的票,好像紧握着生命的希望。她那平凡的容貌以及很不合时宜的衣着对我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很明显,她也很笨——甚至分辨不出是二等车厢还是三等车厢。

  大概因为我极力想忘记她令人丧气的出现,我开始漫不经心地翻看摊在膝上的晚报。忽然报纸被明亮的日光灯照亮了,列车已进入了一截隧道。

  报纸上尽是些普普通通的事——和平问题,贿赂案件,婚礼,讣告等等。这报纸,这列车,这隧道以及眼前的女孩儿——所有这一切,我感到都不过是空虚而乏味的生活的映象。我扔掉手中的报纸,靠在椅背上,便闭上了眼睛。

  过了几分钟,当我再睁开眼时,发现那个女孩已挪到与我紧挨着的座位上去了,她在急切地试图打开身旁的窗子。但那沉重的窗架纹丝不动。她那皴裂的面颊变得更红了,不时能听到她鼻息的抽动声。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