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老何和雪梅偷媳01 无奈的老何和雪梅全集 极品儿媳全文阅读

2020-08-24 08:15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六月的时令,闷闷的,颇有些烦躁。索性放下手中的笔,推开窗,且去会一会这“先声夺人”的夏姑娘。

  一切似乎又都没变,依旧是那些树,那几丛草,盎然着,只是颜色又深了些,绿得更暗了,远山被“方格子”们遮住了,目之所及,只是团团的青黛色的影子,并不真切。午后灼灼的阳光就这样洒下来,却并不十分的热,像发酵中的面包,融融的,我欹着窗,打破这寂静的是一场夹竹桃的花事,有蜜蜂“嗡嗡”的亲近芳泽,好不热闹。

  夹竹桃吗?我微微的有些发怔,恍然忆起一周之前,这里也有过另一场花事。一树白华,团团簇簇,似银桂,但比桂花要热烈,香气也更馥郁。忙的搜寻,却早已是“绿肥白瘦”,零落成泥了。枝头上倒也还残留着些痴情种,迟迟不愿离开,可纵然是这般抵死缠绵,也只是徒增衰颓凄凉之感,哪有旧日之“花枝俏”呢?我哑然苦笑,无情的岂只是潇湘馆的梁间燕子?这蜂蝶何尝不是?都不过是被命运牵引的流浪者,如何能怪得他们呢?

  是几日前罢,偶然发现,自己养的仙人球开花了,淡雅的鹅黄,纤细的茎,弱不禁风的样子,似未见过世面的乡间女子,不算典雅,却多了几分纯粹自然,惹人怜惜。到底是我疏忽了,几日不曾侍弄,只落得个香魂一缕随风逝,再相见时,已是红颜枯骨,心下总有怅然若失之感,却无可奈何,也不知如何消受这滋味。

  回忆如荒草般蔓延疯长,满天星的故事,是发生在四月罢。那时候在廊前望下去,似冬日里将化未化之残雪,风一吹,便簌簌散开,不出几日,也无觅行踪了,想来总觉得似真似幻,仿佛已是很遥远的事了,是啊,四月天的故事,风一吹,便散了,没了。

  我自诩是个爱花之人,有什么理由不去爱呢?浮生如梦,为欢几何?生命就该浪费在这些美好的事物上罢,可是我也明白,自己断然算不了惜花之人,错过了花期花怪谁呢?可是,偏偏便有那么多的错过,那么多的别离,那么多,风吹过所留下的花的痕。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