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扒灰公公禽兽爹 恋上嫂上的床全文阅 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2020-08-24 08:15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我嚷着要去。爹说,大冷天,路又远。娘说去吧去吧,娃崽还没进过城呢。爹没再言语。

  大清早,娘叫醒爹和我。娘在我脖颈上围上条她出嫁时戴的红绸布,再往我兜里塞’了三个刚出锅的糯米饭团。娘做完这些,从一块黑手帕里摸索出五块钱,嘱咐爹买两斤纸包糖,预备散给拜年的娃崽,再买些诲带、片糖什么的。爹是个老实汉子。爹说剩下的钱给我买两包丰收牌烟行不?娘说不行,家里有烟叶子呢。我揉了揉眼,不再懵懵懂懂,抢着说给我买封鞭炮。娘想了想,对爹说,就依娃崽,剩下的钱你爷崽爱咋用就咋用,我懒得管。

  外边很冷。下着雪,刮着风。我打了个冷噤。爹见着了,脱下油黑的棉袄,披在我的身上,一大一小在铺满积雪的路上吱吱呀呀地走。走了一阵,我有点累,感到那薄薄的棉袄披在肩上好沉。爹便把我背上,我嗅到一股很好闻韵汗臭味。爹的肩背很宽厚,且暖暖的。我觉得自己很舒服地趴在床上,不一阵子,我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屁股蛋被爹捏了一把,酸酸地疼。我睁开眼,看见好多很高的房子。爹说县城到了。

  天刚亮过不久,街上人不多。一切都似乎还睡在梦中。我四处张望着,觉得县城没有书里写的那样繁华。几个穿着长长衣服的女人打身边走过,我对爹说城里怎么有穿长褂的女道士?爹说傻瓜,那不足长褂,足呢子大衣。我回过头去看,依然觉得那呢子大衣和道士的黑长褂、没什么差别。走了一阵,我看见一个巷口有几个人围;着一口冒着青烟的锅在买什么。我问爹,那是什么。爹说那是油条。我说能屹吗?爹说当然能吃。我再问好吃吗?爹说当然好吃。我吸了叹鼻子,果然有很香的味道。

  不觉间就到了远房亲戚家。亲戚家里很凌乱,大包小包这里一个,那里一堆。亲戚问吃过了吗?爹说还没呢。亲戚皱皱眉头,不好意思地说,屋里昨晚就熄了火,带你们去馆铺里吃吧。爹说不忙不忙,还早,先干活吧,反正肚子也不饿。亲戚说也好,新屋离这不远,一会儿就能搬完,到时我好好敬你几杯酒。就干起活来。爹不愧是好劳力,专拣大家伙重家伙搬。我也帮着做,屁股一撅一撅地跟在爹的屁股后头。搬了一大半,亲戚对我说,小家伙,挺能干。说完塞给我两个金黄的鸭梨。又给爹两个。我咬了一口,水直冒,满嘴津甜。我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梨,不到半根烟工夫,两个梨就落了肚。爹朝我笑笑,抹抹额头上的汗,递给我一个。我想留着回家吃,但那梨太诱人了,我抚摸了好几遍后,还是忍不住地把它吞进子肚里。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