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爹爹,用力爱我 爹地宝贝不要了 7风流王爷的宠妃齐水儿

2020-08-22 08:45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城市布满凌乱的感伤,象在躲避摇摇欲坠的塔楼,风吹颤栗的眼睛,无辜的血液在流淌,那些庞大爱的课题被渺小划分,冻裂的时间在饥饿中奏响,那破庙里积攒下来的拥抱,在弥天的灾难里哭泣。

  无组织的泪流,睡梦中的睡梦,一夜都不能醒,象从爱的细泡里伸出无穷的眼睛,在痛苦的山洞里谛听。灵魂躲进爱的城堡,灰色的驰奔,羁押所有眼泪的蹉叹,如你否定在爱的浮圈内,承受痛苦的绝唱。

  栅栏代替不了沉睡的梦呓,喷水池里坍塌的声音,在此起彼伏,广告牌上写下的字迹,歪扭七八,烟头烫在电线杆上,象石头的睡莲凋谢在梦里一样,有惊无险。上升的月亮突然乍响,钟声里敲出熟睡的眼睛。夏天的麦穗在茁壮成长,田园梦里的纯真,象飞遁的神鸟,在大泽的深谷里顽劣的搜寻,飞腾。

  从抖落的雾霭里,看到鹰的神勇,潮湿的手掌,似握住鹰的神俊,分割不了的天空,都被血的潮汐澎湃,那跳动的心,在月亮的美丽之上,上升到小窗的周围,唤醒记忆的阁。

  这不是没有组织的告别,象影子重叠着影子,爱象一个孤零零的逃犯,在梦里逃逸。回答不了的目光,排解不了的忧怨,就象在废墟的瓦砾下,看到失败者的名字,在爱的灰烬里燃烧,搁浅。

  冷落冰霜的眼睛,回声四起的白色走廊,对面孤零零的墙壁上,象静默的广场,倒挂着老树的眺望。

  厌倦欲死的飞鸟,低头默想的鹰隼,摆脱不了需要的眼睛,号召一个个否定,把一个个新生镌刻。

  永远铺不平的道路,伤情在沉默里,一片瓦砾的覆盖,一个“家”的印记。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