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禽兽父亲和他的女儿 三个女儿一锅端蜜雪儿 野性乡村

2020-08-22 08:45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一年半前,我和骆鸣通过相亲认识。骆鸣不是那种特别爱说话的人,我也是,可我们在一起时却很聊得来,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很快便确定恋爱关系,骆鸣把我带回家见他的家人,他们也对我很满意。

  骆鸣家是开网店卖文胸的,而骆鸣是个男孩,他妈就想给他找个愿意不上班在他家帮忙的媳妇,所以骆鸣带我去过他家几次后,就跟我商量,希望我能去他家帮忙。当时他话说得很好听,说这样一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就更多了,朝夕相处更有利于彼此之间的了解。原本我是有工作的,可为了爱情,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辞职,直到我们最后一次分手。我一直在骆鸣家帮忙,每天不是守着电脑卖货,就是在一旁整货。那时我想得很简单,既然在一起了,就应该互相帮衬和照应。可现在回头看,于骆鸣而言,我们的关系更像是老板和员工,就算我以女朋友的身份站在他身边,也不过是个随时都可以被换掉的备胎。

  最初三个月,骆鸣待我还不错,我们如所有恋人般平静地交往,正如他之前所说,因为工作也在一起,所以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我以为他的心里是有我的,还无比憧憬我们美好的未来,可事实却兜头给我浇上了一盆冷水。

  三个月后的一天,我记得很清,那天我在骆鸣家一直忙到晚上10点左右,而骆鸣从下午就开始睡觉,一直到晚上还没起床。因为当时外面下着大雨,骆鸣的父母就把他叫起来,让他开车送我回家。正在酣睡的骆鸣被突然唤醒,心情自然不好,在家就发了火,之后不情不愿地送我出门。一路上,他就一直在数落我的不是,说我吵到他休息了,说我一点都不心疼他,我不过辩解了几句,他就气急败坏地嚷嚷着要跟我分手,说以后不准我再去他家。为了跟我分手,他甚至把他和他家人一直瞒着我的事都抖擞出来,说他有很严重的病。看着他怒火冲天的样子,我又害怕又难过又委屈,懦弱的我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挽回这段感情,似乎只有无奈地接受这个结局。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