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男老师在我腿下喘息小说 插得小姨子好深嗯嗯啊 你夹死我了小妖精

2020-08-17 09:30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小禾读书的时候是自卑的,终日只会在教室的角落里啃厚厚的小说。除了有零落的稿费单掉到她的课桌上以外,没有一个人在意她。

  青春里唯一一个异性名字  有不少陌生的同龄人从远处寄信给小采。她一一回,用心地把字写得一笔一划,生怕对方看不清楚。可几乎看了她信的人,都不会再写第二封信给她。只有骆向阳。

  骆向阳在距小禾很远很远的城镇读高三,不太像个好孩子。骆向阳写第一封信给小禾说,你的文章如清风扑面。

  小禾听多了这样的夸赞,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但小禾的课桌上,轻盈得像一只过路的蜻蜓。骆向阳写,小禾,你的字虽然不算漂亮,但怎么看,都像一个乖巧的小姑娘用心地在纸上刺绣,一字,一标点,都看得出你的心在上面行走。

  骆向阳的信来得很频繁。他的手比小禾的手还要灵巧,每次都要把信折叠成不同的形状,仅仅拆信,都要花费小禾很长的时间。骆向阳告诉小禾,是因为有很多女孩子折叠各种各样的情书给他,他不喜欢她们,但他却一一收下,只是为了学会折叠信纸的形状,然后寄给她。小禾有些感动,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但转念就会告诉自己,或许人家只是随意讲讲。有时候小禾会将视线从信纸上偷偷转移至班级里那个优秀的男生身上,那男生同样也被许多女生喜欢,甚至在最初的最初,她也会悄悄地就着落寞的月光给那男生写情书,可是次日醒来,尽管昨夜的梦还带着晨露的清香,但在早晨阳光微弱的照射下即会碎裂一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禾再看到那个优秀的男生,便在心底开始默念着骆向阳的名字,然后无措地想象着他是否也这般清朗。

  小禾将骆向阳的来信一一编了号。小禾想,若干年后,回望来时路,将编了号的信一路看过去,定会发觉青春原来这样微薄,或许,青春里的名字,只有一个,便是骆向阳。

  骆向阳有一次在信里问小禾长的什么样。小禾看着信,有一朵泪花不自觉地盛开在了信纸上。骆向阳再三要求小禾寄照片过去,小禾莫名地有些生气,不但不寄,却连着两封信没回给骆向阳。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