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江晓萍外传 九男一女 一女同时承欢n男的小说 娇娇师娘

2020-08-15 08:23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江晓萍外传 九男一女  一女同时承欢n男的小说 娇娇师娘

  小时候的早上是由一碗蛋炒饭开始的,一个或两个鸡蛋,加上昨晚剩下的米饭,在那水泥红砖制成的炉灶里用柴火混合加热,不一会满满的一大碗蛋炒饭便热腾腾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我少时最喜欢吃的一种饭菜。在愉悦的吃完最后一粒米饭时,我就要背上小书包,走在村里的土路上,前往村子最北端的学堂。我一天的学习生活就此开始。

  小时候的我一向很聪明,无论是数学还是语文问题,我都能轻易解决,这是可以稍微得意一会的事了。成绩一般是班级第一,老师自然是宠着我,一小团好朋友也聚集而来,当然也有和我作对的,作对的人没有男生,倒是本应是淑女的两个女生总是为难我。

  这里的为难也只是小孩子的那种开玩笑形式。有一个崔姓女孩学习排名总在我后面,而我在她前面,被她小小嫉妒下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过除了学习,其他地方我们还是好朋友的。有段时间学校里来了卖小东西的商贩,她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就去买了耳坠,又不知道去哪里打了耳洞,将耳坠穿过耳洞戴在耳朵上,这些都不是我能懂得,只能说女生总是比男生成熟的早。她还炫耀的问我好不好看,我反问她耳朵上开个洞不疼吗?他回答什么,我不记得了,反正她后来一个星期没理我。

  还有个女生姓吴,因为是五年级转校过来的,我连她的名字都记不清了,不过她和我过不去倒是记得。其实现在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无怪乎是互起外号的趣事。起初也没什么,记得她的字写的很好看,长相有点模糊,好像也很好看。因为她的字漂亮,很快就受到老师的表扬,一时之间风头无双,要是她成绩再好过我,那可真就翻天了,所幸并没有,班级也只有我能稍微压下她的风采,后来不知道怎么搞得,就开始互起外号,我姓胡,于是我被她叫做“胡锅巴”,她叫吴,我便称她为“乌葡萄”,以后我俩就没了名字,只叫彼此的外号,直到我转校。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