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故事 > > 正文

我和父亲的第一次(2) 坏爸爸与喜儿 在工地厕所被工人轮

2020-08-14 08:35情感故事编辑:热点库

  我和父亲的第一次(2) 坏爸爸与喜儿 在工地厕所被工人轮

  2016年10月3日 ,我从山东来到成都求学刚满一个月,此时的我正利用国庆假期和朋友在成都各个景点玩耍,下午两点,刚到杜甫草堂的北门口,就接到母亲的电话,第一次离家千里,母亲自然时刻牵挂,可我俩早有约定,只有在对方忙完一天工作学习后的晚上,才电话或者视频。母亲知道我现在兴致颇高,若不是紧急的事,母亲是断然不会打扰我的。当时心里也没有想到什么不好的事。只是快速的按下了接听键,问了句:“妈,怎么了?”母亲用又小又轻的声音说:“伟,跟你说个事情,你周叔叔没了。”其实,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先想到的是我爸,我觉得此时我爸一定是五雷轰顶。我忙问:“什么时候的事?”“昨天晚上,你周叔叔疲劳驾驶,和前面的汽车追尾了......”周叔叔和我爸是从小长到大的兄弟,两人有近40年的交情,他们曾相互扶持熬过最困难的时光,母亲甚至玩笑般抱怨自己不敌周叔叔在父亲心里的位置。我和母亲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小心地问:“那我爸?” 我听见电话那边的母亲吸了一口气,缓缓说着:“听到消息时,你爸脸都抖起来,大喊了一句‘我X’, 就再也没说话,为了处理你周叔叔的事情,昨晚上跑这跑那,今儿中午才回来,刚才在沙发上倚了一会儿,睡着了。伟,你要不要给你爸打个电话,你爸心里难受。”我说:“妈,我了解爸爸,现在不是给他打电话的时候。”

  出了这样的事情,完全没了再游玩的兴致。我清楚,与其闷闷不乐陪朋友逛完全程扫了朋友的兴,还不如自己先离开,于是借口说身体不舒服后只身返校。我从小晕车,从成都到我们校区也得近两个小时,换做先前,回到寝室我一定是倒在床上不愿起来,可心里有事儿再多的不舒适也被搁置在了一边。刚从卫生间出来,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我一个箭步猛地从桌子上把手机拿起来,当看到来电显示是朋友时,我心里有点失落,接完电话,我又默默地坐在了一边。我知道,我在等电话,可不是朋友的,也不是母亲的,而是我此刻最伤心的父亲的电话。是的,我拒绝了母亲要我给父亲打电话的建议,我了解父亲,那样倔强又要强的他,怎么会任由自己在孩子面前暴露软弱与悲凉。父亲需要一个缓冲的机会,而我却希望父亲主动播出我的号码,更希望电话那边的声音依然平稳有力,电话那边的他依然可以坦然面对许多事情,为自己和家人撑起一把巨大的保护伞。

大家都爱看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蜜跟我一起睡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公室要我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花的作文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大杂烩1到50章|污到下面滴水的污文 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把神手进去老师的裤子,日本黑店油按摩3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