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两性故事 > > 正文

奶涨爆了,叫他吸乳汁!|口述4p3男一女真实经历

2020-02-18 10:38两性故事编辑:热点库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

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

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

文学

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

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

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

噼里啪啦!

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林隐,你个废物还敢动手打我!”张填海生怕事小,大喊大叫了起来。

“这里怎么回事?”

张紫凝走了过来,身旁跟着张琪沫。就连新郎官孙恒也是表情严峻过来了。

厅内的一众贵宾全都围了上来。

“凝姐,姐夫,今天是你两大婚的日子,林隐这个废物,居然敢在酒席上对我大打出手。你说说,他这是不是要造反了?”张填海满脸怒火说道,恶狠狠的盯着林隐,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屈辱。

“林隐,这究竟怎么回事?”孙恒强忍着怒火,脸色很不好看,冷声问道。

“张填海他自己摔倒的,我没有碰他。”林隐如实说道。

“自己摔倒的?那填海为什么说是你打的他?”孙恒沉声质问。

林隐道:“在座的人都有看到,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姐夫,林隐这小子还狡辩。我刚才过来跟大家敬酒,他莫名其妙的上来打我,大家都是看到的。”张填海表情气愤说道,“说实话,姐夫,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我就废了他!”

“诸位,你们刚才看到是怎么一回事?”孙恒看向在座几个张家女婿,开口问道。

“就是海哥说的这样,林隐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

“是啊,林隐酒气冲天的,自己喝酒都湿了一身,海哥过来和我们喝酒,他上来就打。”

“对,我们看到的事情就是这样。”

几名张家的女婿正色说道。

林隐神情震惊,看了几人一眼。

随后,他嘴角流露苦笑。张填海是三房的继承人,张家炙手可热的人物。谁会为了他一个上门女婿,去得罪张填海?

都是选择睁眼说瞎话。

林隐没再解释,那是多余的。弱者,没有理由。

在张家,他是地位最低的那个人,就算没有做错,别人说你错,那就是错!

“真的丢人现眼啊,喝了点酒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张家老爷子当初真是看走了眼,怎么招一个这样的废物当了上门女婿?”

围观的宾客都是议论纷纷,毫不留情面的嘲讽着。

“林隐,你真是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张琪沫气愤走到林隐身旁,脸上也是火辣辣的,感到非常丢人。

尤其,他刚和凝姐和姐夫在谈父亲工厂的问题,林隐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还怎么开口求凝姐帮忙?

“你!还不给凝姐,姐夫,道歉!”张琪沫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林隐做出来的事情,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林隐看着琪沫泛出泪花的眼睛,硬是咬着牙,道:“凝姐,姐夫,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对,打扰了你们的婚礼,我道歉。”

张填海在一旁几乎要笑疯了,那得意畅快的表情,分明在说:我就算陷害你,让你丢尽脸面,又有谁会帮你说话?

“林隐,你一个大男人,做错事也就算了,没有一点担当,还诬陷我弟弟填海,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张紫凝一脸寒霜说道。

孙恒脸色更是铁青,他大婚的日子,酒席上闹出这种事,来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林隐,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今天这个日子,我也不好出手打你。打碎的名酒玉器,也不要你赔了,现在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孙恒冷声说道。

林隐长吁了一口气,没有理会围观宾客的异样眼光,转身向着厅外走去。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张紫凝突然蹦出一句话。

“琪沫,你不是要我帮你爸度过难关吗?好啊,我再也不想看到林隐这个人。只要你回去马上和林隐这个窝囊废离婚,让他永远滚出张家!我马上帮你爸摆平工厂的事!”

林隐停了下脚步,但没有回头,走出了贵宾厅。

出了琳琅山庄,林隐点了一支烟,琪沫会怎么选择呢?

“走,我们回家。”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林隐心中一动,转头看到了妻子张琪沫,她的眼睛里还泛着泪花。

林隐道:“回家。那爸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张琪沫愤愤道:“我说过,我们迟早会离婚。但是,那也是我自己选择离婚,而不是被他们逼迫的去离婚!”

“爸的事情再想办法吧。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他们欺负你,也就是在侮辱我。我还和他们谈什么!”

林隐呢喃自语,“一家人……”

两人沉默的走了一会。

“林隐,对不起,我收回酒席上对你说的话。”张琪沫抹了抹眼角的泪痕,“我当时太气愤了,冷静想来,你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打张填海,你也从来都不喝酒。”

林隐道:“你相信我?”

张琪沫道:“我相信你。”

“谢谢你信任我。”

林隐看着琪沫,心中有了决定,他,不会辜负任何一个信任他的人!

张琪沫的家在江池小区,这是十年前的楼盘,显得老旧寒酸。

和青云市张家人的身份,很不匹配。

回到家,林隐的岳父岳母,张秀峰,卢雅惠,两人表情严肃的端坐在沙发上。

“呵!”卢雅惠冷笑了声,“林隐,你还有脸回这个家?”

“今天婚礼上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林隐,你真是个扫把星!好好的事情又被你给搞砸了!”卢雅惠起身呵斥。

“算了,妈,别说了,这不怪林隐。大伯家根本没有帮我们的心思。”张琪沫解围说道。

卢雅惠一听,更加来气了,怒气冲冲道:“蠢女儿,你还帮他说话?他把你害得还不够吗?不是他,你现在会受这种穷苦吗?你应该嫁到豪门的!”

“妈,为什么总要想着靠别人?就不能靠自己吗?”张琪沫说道。

“靠自己?好啊,说的好。”卢雅惠苦笑,神情不满看着张秀峰,“女儿为你奔波受累受委屈,你呢?能做些什么?”

张秀峰叹了一气,满脸忧愁。

林隐早已料到家里的局面,默然去了厨房。

……

“吃饭了。”

林隐煮好饭菜,摆好碗筷,一家人围着饭桌,都有些沉默。

“林隐,今天张紫凝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卢雅惠神情凝重看着林隐。

“妈!”张琪沫放下了筷子,“我不会因为别人的逼迫,去和林隐离婚的。”

“怎么?难道你还喜欢上他了?”卢雅惠瞪着眼睛看着女儿。“你爸工厂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拖欠工人工资几个月了,要倒闭了?一家人到时候喝西北风去?”

“还有,你以为事情这么简单?林隐得罪了张紫凝夫妇,还打了张填海。”卢雅惠怒火中烧说着,“他们会拿我们家出气的!离婚是最好的选择,不要再被这个窝囊废给连累了!”

张琪沫咬着嘴唇不说话。

见女儿这个模样,卢雅惠厉声道:“张秀峰,你还呆坐在这干嘛?劝劝女儿啊!”

张秀峰表情无奈,沉默不语。

林隐吃完一小碗饭,收了碗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腿如龙盘,坐于卧铺。

打坐静修,是他十几年养成的习惯。

无论风吹日晒,无论外界俗世是何等事态。

他心不为丝毫动摇。

这是一碗水法,冥想自己如一碗澄清水,无尘无垢,俗世红尘之事,犹如水中尘埃,终将沉淀下去。

半刻钟后。

林隐忽然伸手夹住床头前一颗黑色鹅卵石,双指一抖,一息间,鹅卵石竟是化作粉末,从他指缝滑落……

“内劲成了。”林隐喃喃自语,眼神中有一丝激动。

师父曾经说过,自己内劲修成之日,才算真正的龙府传人。

那时方可出山,携玉牌找到帝京宁家的人,古药,钱财,人员,任可调用。武道一途,没有止境,修成内劲你方可去接触古武界之人,探寻更高造诣,追求命性巅峰。

龙府仇敌众多,在这之前,自己的一切都不能暴露,否则性命堪忧!

“内劲凝成,终于,可以出山了。”林隐手里捏着一块青绿色玉牌,眼中锋芒显露。

大家都爱看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没入花心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没入花心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用力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用力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东西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东西 我的女票特别污|在酒吧喝多被上我的女票特别污|在酒吧喝多被上 寡妇狂叫受不了受不了|弓起身子迎着他的逗弄寡妇狂叫受不了受不了|弓起身子迎着他的逗弄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